荔枝视频安装下

半个小时过后,满载而归的顾云等人回到了万圣节主题的酒吧,经过了一夜的狂欢过后,酒吧内客人散去,寂寥无声。

芬尼尔是第一个扑上来的,在围着几人转了几圈之后,心满意足地捧着顾云路上买的小吃离开了,玛丽安本来打算上前迎接顾云,但在看见他身后背着的长剑之时,心情顿时沉入了谷底。

剑刃上的流光让她的眼皮跳个不停。

“你们不是去买礼品了么?”

“是啊,这次收获颇丰。”

“你背着的剑是……?”

“一个老头送的,没想到这座城市的人还挺好客的,他还说这把剑好像叫誓约与胜利之剑,听起来还挺有来头的。”

“当然有来头了,这是潘德拉贡家族的圣剑!”

玛丽安做梦都没想到顾云出门买趟纪念品,竟然会和潘德拉贡家族扯上关系,她现在都能想象潘德拉贡家族发现他们的圣剑丢了之后,应该已经开始满世界追查偷窃者的下落了,“你是怎么把这把剑搞到手的?”

“应该是那个老头练剑的时候不小心把剑卡在石头里了,他说如果我能帮忙把剑拔出来,他就把剑送给我。”

顾云也被玛丽安等人的反应弄得有些莫名其妙,他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听了这把剑的名字,都会露出如临大敌的表情。

不就是一把普通的附魔武器么?

大眼美女樱花树下清纯白皙气质迷人写真

力气稍微大一点的人,都能轻松地拔剑给拔出来吧?

“你说的,是潘多拉贡家族的试炼。”

对于自己潜在的敌人,玛丽安自然对这个家族了解一二,而最近,也恰好到了年轻一辈接受试炼的日子。

不过对潘德拉贡家族的人来说,顾云明显是个外国人吧。

不过她现在倒是又知道了另一项关于圣剑的小知识——看来除了拥有潘德拉贡家族血脉的继承者之外,力气特别的大的人也能完成这一项古老的试炼。

如果你能在扳手腕比赛中战胜顾云,应该也能成为被圣剑认可的对象。

“这个试炼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这就要说道潘德拉贡家族的历史了,誓约与胜利之剑是他们祖辈传下来的圣物,它拥有不同寻常的能量,对于黑暗一族而言,这是比银制武器更加危险的圣物,尽管潘德拉贡家族并非传统的猎魔人家族,但凭借着圣剑的力量,那一族也诞生过许多人类中的英雄人物——每一任继承者死后,圣剑便会被重新封印进祭坛,等待下一位能够将它拔出的继承者出现。”

这是潘德拉贡的世代传承,也是他们用于筛选领袖的重要试炼。

除了圣剑之外,人类历史中还诞生了许多用于对付黑暗一族的武器,贝尔蒙特家族的圣鞭或是几个世纪前由一名大师锻造的『圣枪-巴罗』都属于此类圣物。

“听起来怎么和池田家的刀一模一样?喂,老头,这把剑是你的亲戚么?”

顾云突然想起了自己指导池田朝夜时的景象,当时没有得到『一闪』认可的池田朝夜,也没法拔刀出鞘。

不过这些在顾云看来,主要还是因为这些人的力气都不够大。

他一上手就很轻松地把『一闪』拔出鞘。

虽然一不小心把它的头发给薅没了,但并不影响出鞘的事实。

“我没有这种外国亲戚!”

『一闪』吹胡子瞪眼,“你小子是不是平时没事干就喜欢到处拔东西玩!”

他本来都懒得搭理顾云,却没想到话题最终落到了他的头上。

池田朝夜等人早就习惯了顾云与『一闪』之间加密的交流,一时间也不说话,默默等他们交流出个结果来。

“臭小鬼我给你说啊,老夫我可是正经的刀灵,和这把剑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你拿着的武器根本没有灵魂和思维,只不过是被注入能量的物品罢了。”

对于自己的身份,『一闪』总是有着奇妙的自豪感,同时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强调一下先来后到的顺序,“而且试炼这种事是我自己想出来的,可从来没有剽窃过谁的创意!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不,你完没搞明白。”

这回开口的是玛丽安,“圣剑的历代持有者,都是潘德拉贡一族的领导者,他们绝对不可能邀请一个莫名其妙的外国人去参加试炼!”

“那个……”

谈论愈演愈烈之势,一个胆怯地将脑袋探进了酒吧,“其实是我用魔法袋迷惑了潘德拉贡家族的长老,可是、可是我也没想到他真的能把剑给拔出来啊!”

女巫都快哭出来了,她尾随了顾云一路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,她更没想到对方居然直奔主母的居所而来,并且和主母之间似乎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

至少女巫们还从没见过主母把任何一个异性带回过住处。

“主母,你之前不是命令我们监视圣剑这一任的继承者么?”

玛丽安仔细一想,好像还的确有这么一回事,只是后来德古拉伯爵的事一打岔,她给忘记了。

“那你怎么就这么凑巧选了他?”

玛丽安问道。

“因为当时这个人看起来就超强。”

事实证明,她的直觉并没有出错,顾云的确很强,唯一的问题是有些强过头了,直接把潘德拉贡一族的圣剑给拔出来了,看到这一幕,连女巫自己都懵了。

主母让她们监视圣剑下一任的继承者,而不是让她们从商场里找出一位继承者。

“我听明白了,原来这是一场误会。”

顾云现在总算明白了其中的原委,既然是误会,他也不是喜欢占别人便宜的人,附魔武器虽然昂贵,却也不是只有这把剑一个,到时候再去找一把更强的就是了,“那你们在这稍等一下,我去把剑还给他们。”

“慢着!”

见顾云转身欲走,玛丽安高喝一声,“剑就不用还了,你凭本事拔出来的,为什么要还给他们?”

她看见顾云背着圣剑只是觉得奇怪,却并没有想让他归还的意思。

有人偷……咳,拿走了潘德拉贡家族的生物,她高兴还来不及呢。

“只有获得这把剑认可的人才能将它从祭坛中拔出来……圣剑,应该是被你的气势折服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顾云将信将疑。

“当然,你不但不用归还,还应该今天晚上就带着它返回X市。”

最好让潘德拉贡家族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们的圣剑!

玛丽安同时在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