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梨pear下载ios

为了掩人耳目,安铃叫来了一辆出租车。

仅存的69元5毛钱只剩下了一半,下车后她心疼地捂着自己的钱包,万一回家还要打车的话,她可能就会成为货真价实的“零元少女”。

而这一切的缘由……

居然只是因为顾云想来这里找别人打架!

安铃从未想到廖氏不动产老板发布的悬赏居然会引发如此大的轰动,刚过十点,大街小巷便充斥着自发外出寻找白兔下落的人。

就连出租车司机在开车时,眼神也时不时往街道两侧瞟来瞟去。

这可能就是十万元的魅力吧。

为了不引起骚动,白兔蜷缩着身子,一动不动地藏在了她衣服内侧的口袋里。

“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

出租车最终停靠在了一条颇为破败的街道上。

这条直接连通小区的街道人迹罕至,却出奇的没有几个行人,似乎连搜寻者们都看不上这里。

下车时,西装男所说的男人并未出现,顾云找了一处靠墙的角落,耐心地等待起来。

清纯气质卷发美女镂空蕾丝短裙居家养眼图片

他左边是一个破旧的电线杆,上面除了一些不可言说的小广告之外,还贴着一张残破的寻“兔”启事。

启事照片处已经被后来试图在上面打广告的人撕烂了,只能勉强看出是一个小男孩与白兔的合影。

启事下方似乎留了失主的电话,数字却被人涂黑了。

“赏金报酬……三百元?”

安铃默念出了启事上的文字内容。

和一出手便是十万元的廖氏不动产的老板相比,这三百元连塞牙缝都不够,不过除了最重要的赏金之外,后面还附上了一段小学生作文。

用流水账的写作方式,讲述了他和白兔之间真挚的情谊,这种叙事风格一看就是小孩子写的。

“的确有人在找它。”

“这只兔子,一开始可能就是这个孩子的宠物吧。”

安铃不假思索地说道。

可是,这又如何?

和微不足道的三百元相比,十万元才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巨额赏金,为了得到这笔巨款,这只兔子原本属于谁,已经无关紧要了。

“你去找他们吧。”

顾云对从安铃怀中探出脑袋的白兔说道,白兔后腿猛地一蹬,把安铃踢了个趔趄,落地后便头也不回地奔向了不远处的小区。

“你也跟过去看看。”

“啊?我可没有窥探别人**的……”

安铃的话戛然而止。

一辆面包车停靠在了街角,从车上下来的只有一个人。

虽然只有一个人,气势却与之前的杂鱼有着天壤之别。

来者双侧小臂缠着白色的绷带,微微有些驼背,可即便弓着背,却也有近两米多高。

在这大冷天里,他身上就穿了个白色的背心,配上一条藏青色的破洞牛仔裤,胳膊上结实的肌肉裸露在外,远远看去便足以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。

如果说顾云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健身爱好者的话,那么迎面走来的男人,则像是只有在隔壁格斗类作品中才会出现的怪物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安铃点了点头,识趣地追了上去。

她善解人意地听到了顾云话中的深意——你太菜了,别在这里碍手碍脚。

嗯,虽然老实说有些伤人,但却意外得贴心。

来者并没有拦下她的意思,而是怪笑着朝顾云挥了挥手。

“我听说了,你把他们都放倒了。”

走近顾云,男人非常自来熟地把手搭在顾云肩上,形成了勾肩搭背之势,“和那些杂鱼交手,很没劲吧?虽然远程狙杀你比较方便,但那样也太没意思了一些。”

“也无妨,我本来就希望能你做好万的准备。”

“啧啧,真是不知者无畏——听好了,我们的老板,希望网罗各行各业的佼佼者,无论是传奇雇佣兵、前地下世界的拳王、或是自由搏击的冠军,都是他招募的对象。”

“这么说,像你这么强的人,还有许多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男人嘿嘿一笑,“不过,强弱与否这种事,不是靠嘴皮子说出来的,对了,那家伙还在电话里提到你们已经得到货物了。”

据说那只白兔,能够制作成带来绝对幸运的坠饰,对商人而言是无价之宝。

廖氏不动产的老板提供了十万元的赏金,但在得到这只兔子之后,转眼便能为他带来几十倍,甚至上百倍的收益。

“地位越高的人,才越能发挥出它的价值,放在你们手上,恐怕连十万元的价值都创造不出,所以我劝你们不如把白兔交出来换取赏金来得实在一些。”

“偷取别人家的宠物,不是战士所为。”

“无聊的坚持,这个年头,能赚到钱才是最重要的,尤其是我们这一行,自然要在能赚的时候多赚点。”

“不敢苟同。”

顾云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话这么多,用别人的家兔换取赏金的行为,有违他的准则。

真正的战士,绝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。

廖氏不动产的所作所为,实属小偷行径,这个男人虽然很强,却自甘堕落,成为了小偷的帮凶,这让顾云很是失望。长老说过,修行不仅在于**,也在于内心。

“看来不干掉你,我是没法找到那只白兔了。”

男人摁在顾云肩上的手猛然发力,如同铁钳般钳制住了顾云的行动,“还以为我们能成为朋友的……不过对我来说,钱可要比朋友重要多了。”

如果有一天,被悬赏的是他的朋友,他也能毫不犹豫地下手。

将白兔带回去之后,不但能立刻获得十万元赏金,廖氏不动产的老板还需要支付雇佣他的费用,两者加起来可是一笔相当昂贵的费用。

“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,你就所使用的技巧,就是功夫吧?”

“功夫?那玩意已经过时了,你将看到的,是更具效率的技巧。”

话音未落,男人已经闪身到了顾云一米之外,他举起的左臂挡在自己的面前,挥出的右拳破空而来。

一切,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一击ko对手,不留任何的反应空间,这是在无数战斗中累计起的战斗素养。

“嘭——”

一声闷响。

“这就是量级上的差距。”

任何有常识的人都明白,重量级选手在面对轻量级选手时拥有着压倒性的优势,如果他是顾云,就绝对不会放任一个比他高了一个头,壮了一整圈的人来到自己面前,这样一来,就连灵活这最后一点优势也失去了。

男人收回右拳,开口说道,“为了追求刺激,基金会曾经设立了四项无规则搏击的比赛,而我在其中……”

而我在其中……

而我……

我……

是谁来着?

男人背靠墙壁,仰面朝天,出神地看着蓝天白云。

背后的墙体轰然倒塌。

这是哪里?

我来这里做什么?

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墙体的残骸,陷入了深深的迷茫。

“你的确有两下子。”

见状,顾云喜出望外。

正面挨了他的一击,却仍能保持意识,看起来也不像是身受重伤的样子,至少在抗打击方面,对方要比他此前遇到的高手都高出了几个档次。

更重要的是,这个男人看起来丝毫没有报警的打算!

“你和那些假冒的高手不同,来打个痛快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