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下载观看草莓视频软件

听到敲门声,安铃正准备迎接顾云和白鸢进门,却看见门口摆开了架势,似乎随时都准备与三头犬大战三百回合的黑袍和尚。

三头犬被和尚盯得有些不耐烦了,一爪子乎了过去。

“伏虎!”

“嗷呜!”

只见那和尚顺势一扭,将比他大了好几倍的三头犬给甩了出去。

二哈吃了大亏,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之后,先是恶狠狠地瞪了和尚一眼,接着一跃而起……直接冲进房子里躲了起来。

“这位施主,你这里已成为了魔窟,还望回头是岸啊。”

这和尚超烦人!

而且脸皮也太厚了!

明明一个照面就被放倒了,却一路跟他回了家,还不听在他身后念叨个不停,简直就和人们常说的传销组织似的。

“顾云,这位高僧是?”

安铃客气地问了一句,从刚才对方击败二哈的方式来看,说明对方应该是个真和尚。

睡眼朦胧呆萌小美女的起床日记

和现在地铁站附近便玩手机便帮人算命还要收50块的“高僧”不可同日而语。

“女施主客气了,小僧法号迟信,此次下山是为了……”

门被顾云毫不留情地关上了,将迟信挡在了门外。

“你别搭理他,这家伙太啰嗦,赶都赶不走。”

“就是说啊,害得我们都没好好逛成商场,顾云、顾云!这次不算,下次你一定要再陪我去逛一次超市呀!”

白鸢站在顾云肩上,余怒未消。

她虽然没什么胜负心,但是那和尚也太欺负鸽子了——她明明什么都没做,对方就冲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地诬陷她是大魔头,而且还口口声声说要超度她。

真要算起来的话,她明明算好鸽子的!

最近一个多月来,她买了那么多小玉米,也算是推动了X市农贸产业的发展!

“这可能是误会,他应该是把你当成邪魔外道了。”

安铃觉得这个迟信应该也是个除灵方面的专家——他们不让三头犬进屋,这只二哈最近就每天待在楼道里发呆,楼道里的人来来往往,从没有人注意到两户人家门口有一只三头犬在到处穿模。

能穿模,就意味着三头犬本质上是灵体,而那和尚刚才居然一个过肩摔把灵体给甩了出去。

“你们可不要小看了二哈,它虽然胆小又贪吃,但却是一流除灵师的试金石!你们想啊,我们所有认识的人里面,能单挑打得过二哈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!”

安铃觉得自己得为家养的二哈说句公道话。

它虽然胆小怕事,但是战绩可毫不含糊,连斯佩罗-温切斯特这种一流猎魔人都栽在它的手里过。

所以将三头犬视为战力计量单位的话,打不过它的都可以去领龙套专属套牌了。

“所以说,门外那个和尚很可能是正统的除灵师。”

安铃觉得他们现在都算是业内人士了,偶尔有别的专业人士登门拜访也很正常,毕竟同行之间偶尔也需要交流感情嘛。

基金会分部的图书馆里就提到了和尚这个职业。

在过去,寺里的僧人是除灵界的中流砥柱,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,传统修行的和尚越来越少,更多的成了风景区打开上班的白领和尚,以及路上可能遇到的没证的化缘算命和尚。

这些人直接导致了高僧的神圣感在现代人的心目中持续走低。

“你们邀请他进来坐坐,和尚不吃肉,我去厨房拿一些盐汽水和薯片出来。”

“不要,这人念得我脑壳疼。”

在村里时,顾云最不擅长对付的就是这种唠唠叨叨的长辈们。

这些人就不跟你打,但就是要拉着你叭叭一通大道理。

可以说很烦人了。

念叨个不停的迟信成功勾起了顾云不好的回忆,可是对方是和尚,和尚属于人类的范畴,他又不能像对待恶灵一样直接把他给灭了。

打他一顿没准都会被告妨碍社会治安罪。

“咚咚咚、咚咚咚——”

正当两人僵持不下之时,敲门声响起了。

“你就赶紧回去吧,别念了。”

顾云隔着门,不耐烦地说道。

“是我啊,顾云。”

门外传来了王碌的声音,“我说,你们家门口怎么有个和尚啊。”

这次来顾云家,王碌学聪明了。

当门口保安质问他来做什么的时候,他直接回答“来找你们队长”。

这话保安一听,只能恭恭敬敬地放行。

顾云开门,发现迟信并没有顺势跟进来的打算,他只是左掌置于胸前,向顾云点头行礼,“施主,还望你及时醒悟,如果你再执迷不悟,小僧只能每天在你家门前念经诵佛了。”

“喂,你是不是活腻了?”

“来来来,我准备了一些小点心,迟信小师傅你进来说。”

安铃见势不妙,拿出了珍藏已久的薯片和盐汽水,招待迟信进屋。

这些都是她和沈月囤积的备用粮,两人一起追了一个末日题材的番剧之后,当即就网购了一箱薯片、盐汽水和泡面,以防T病毒在某一天突然爆发。

“使不得、使不得。”

迟信连连摆手,“师父特地叮嘱我们此次下山,决不可向他人讨要好处。”

“没关系,这零食都很便宜……对了,你刚才说你此次下山是为了什么来着?”

“实不相瞒,此次师父令我们下山,是为了广招天下英雄豪杰,共同应对灾祸的降临……只是不想半路遇到了这只白色的妖魔,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“迟信小师傅,你误会了,白鸢和二哈并不是妖魔。”

“这……可是我分明觉察到了他们身上带有煞气。”

“他们本来是凶神恶煞的魔物,不过却早已洗心革面,都励志成为新时代的好魔物——它们现在不但不危害人间了,反而还会对需要帮助者施以援手,就比如白鸢她前不久还被警察叔叔授予了热心宠物奖呢。”

这个奖项主要是奖励白鸢在易形怪环伺期间,不为危险,帮忙将兽骨粉送货上门。

“哼,不要小看我。”

闻言,白鸢骄傲地挺起了圆滚滚的小胸脯,说道,“别说为祸人间了,就连乱丢垃圾、践踏草坪这种事我都懒得做!因为我平时根本就不出门!”

这句宣言也直接把迟信给唬住了。

白鸢身上的煞气堪比后山镇魔塔里的妖魔,可是说起话来却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。

“如你所见,其实我们相当于除灵事务所,和你们也算是同道中人。”

王碌也顺势接过话头,“事实上我此次前来,也是为了和我们事务所的王牌商量前往你们寺里这件事的。”

“啥?我可没说过要去他们寺里,你自己想去可别扯上我。”

一个和尚就已经这么啰嗦了,这要是去了和尚的大本营那还得了?

“不要急着拒绝嘛。”

王碌这次是有备而来的,“据我所知,他的师父,应该就是慧觉大师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“慧觉大师年轻时,被不少人誉为天下第一高手。”

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顾云整了整衣服,正色道,“我们现在就出发吧。”

赶上晚上的航班,说不定连夜就能和慧觉大师过上几招!